中國傳媒大學國際新聞研究所所長劉笑盈—媒介融合中的世界媒體景觀

媒介融合不僅僅是適應數字化時代的技術創新、人才培養、內容改造、介質多元、用戶服務意識和組織結構重塑,更在于堅持和創新適應新傳播格局的專業主義傳統,為創造更為公正公平、公開透明的社會提供有價值的信息。

 

媒介融合中的世界媒體景觀

劉笑盈

 

當代世界有6萬種報紙,有10萬家以上的廣播電臺,幾十萬個廣播頻道,有7000多家電視臺,10億個網站,此外還有數百家通訊社?;ヂ摼W的發展以及網絡媒體是如何影響傳統媒體的?傳統媒體是如何應對的?在媒介融合中形成了怎樣的世界媒體景觀?應該如何看待媒介融合的問題和前景?

 

我們可以先看看世界媒體融合的板塊圖景:

北美只有2個國家1個地區,占世界人口的5%和世界面積的14.6%,卻是世界媒體“海拔”最高的地區,也是媒介融合最深入、競爭最激烈的地區;歐洲有44個國家,占世界人口的10%和世界面積的6.8%,是僅次于北美的世界媒體高原。媒體密集而豐富,也出現了多樣化的媒介融合;亞洲有48個國家,占世界人口的60%和面積的29.4%,是世界媒體地形最為復雜的山谷地帶,媒介融合的程度參差不齊,發展潛力最大;大洋洲有14個國家,占世界人口的0.5%和面積的6%,處于媒介融合的中間和邊緣地帶;中南美洲有34個國家,占世界人口的8.3%和面積的14%,是世界媒體中的丘陵地帶,媒介融合主要體現在少數國家和媒體中;非洲有53個國家和6個地區,占世界人口15.7%和面積的20.2%,是媒體最不發達的地區,世界媒體的低地,媒介融合剛剛起步。

 

就整個全球媒體市場而言,非數字化的傳統媒體依然占據著大約2/3的市場份額,相比網絡世界的發展,媒介融合還有很大的空間。

一、區域板塊全景圖

 

由于媒介融合,歐洲新聞傳播業的格局正處在新的變化之中

歐洲是近代報刊的發源地,不僅擁有世界報紙市場的30%左右,而且也擁有較為發達的廣播電視。不過,歐洲的報紙發行量在2009~2014年之間下降了23.03%,與同期世界各大地區的報刊業相比,降幅最大。廣播電視,尤其是電視依然是歐洲媒體的中堅力量,但是互聯網的發展也居于世界前列。早在2006年,互聯網就首次超過平面媒體,成為歐洲人獲取新聞資訊的主要渠道,到2014年,歐洲網民總數已經達到5.8億,占人口總數的70.5%,遠遠高于全球40%的網絡普及率。數字化網絡化高度發展,使得網絡新媒體成為歐洲新聞傳播格局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歐洲也成了媒介融合的重要地區。各國的傳統媒體紛紛發展線上業務,甚至有媒體將業務中心轉移到網絡,通過網站和新媒體平臺實現新聞內容的實時發布,減少甚至取消紙媒的發行。

 

例如,法國《世界報》早在1999年就成立了負責運營新媒體的公司,2002年4月15日,世界報網站開始設立付費墻。2003年以來,《世界報》網站一直領跑全世界的法語新聞網站?!妒澜鐖蟆愤€與著名互聯網媒體《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合作,推出法語版《赫芬頓郵報》,同時還適時推出了針對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等移動終端的應用軟件。

 

英國的金融時報網從2002年開始提供付費訂閱服務。2013年報社公布的數字顯示,包括印刷銷售和數字訂閱在內,《金融時報》的內容盈利要遠超過廣告收入。

 

法國的24小時電視臺也特別重視新技術的應用,該臺在網站、社交網絡、手機客戶端等傾注了更多精力。無論是英語、法語還是阿拉伯語新聞,受眾都可以在網站及手機客戶端上實時收看,還可以發表評論或分享到社交媒體和好友進行互動。

亞洲是網民增長最快的地區,世界媒體的新勢力也將在這里出現

亞洲具有政治、經濟和文化的多樣性,媒體也復雜多元??傮w而言,亞洲還處于傳統媒體發展階段,報紙仍是人們獲取新聞的主要媒介形式。與此同時,電視在亞洲占重要地位,網絡媒體發展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014年,亞洲的網絡使用率只有34.7%。媒體發展非常迅速,受眾增加迅猛卻也極不平衡。

 

東亞的中國、日本、韓國是媒體發達的國家,開始進入網絡時代,是媒介融合的先進地區。例如韓國的《朝鮮日報》1995年就在韓國媒體中率先開通了網站,目前網站每天訪問人數約為1100萬人,占韓國總人口的22%左右,居韓國網絡媒體之首?!冻r日報》還面向智能手機用戶提供移動新聞服務。2011年成立綜合電視頻道“TV朝鮮”,播放新聞、電視劇、紀錄片和娛樂節目等。朝鮮日報傳媒集團已經成長為集報紙、雜志、網絡、移動、電視于一體的全媒體集團。再如,日本的《日本經濟新聞》,全球化與數字化也進行得有聲有色,2010年,《日本經濟新聞》電子版上線,并推出了電子版收費服務, 2014年4月,又發布了手機應用Niid。

東南亞國家總體屬于發展中國家,媒體發展相對落后而且不平衡。南亞也是傳統媒體相對發達的地區,特別是印度,不過印度的網絡普及率只有不到20%,即便如此,印度傳統媒體也開始進軍新媒體,如印度報業托拉斯從2003年開始通過互聯網實時發布新聞,2010年,《印度教徒報》也正式推出了自己的網站。

 

中、西亞屬于亞洲地區的伊斯蘭國家,情況比較復雜。中亞人口密度低,媒體不甚發達,而西亞的媒體發展迅猛,科威特的紙媒與卡塔爾的半島電視臺,都是比較突出的,媒介融合已開始起步。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人口眾多、發展水平低,亞洲正在成為世界上網民增長最快的地區。研究表明,媒體的發展中心正在向亞洲轉移,世界媒體的新勢力也將在亞洲出現。

北美是現代新聞媒體的發源地,美國是媒介融合的最大試驗場

美國在現代媒體發展史中有著無可替代的地位,各類媒體都比較發達,很多是世界級著名媒體。在紙媒方面,美國有一千多家報紙和一萬多種雜志,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時代周刊》《國家地理》《新聞周刊》這樣的世界級名報刊。在廣播電視方面,有一萬多家電臺和一千多家電視臺,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電視市場和最著名的電視媒體,如CNN、??怂?、全國廣播公司等等。美國還是世界上網絡及移動新媒體最為發達的國家,網絡普及率高達87%,還有世界上著名的互聯網媒體,如《赫芬頓郵報》、“雅虎”及“臉譜”“推特”等等??梢哉f美國是媒介融合的最大試驗場。

拉美處于頂層的國家都有實力強大的媒體集團,參與全球的媒介市場競爭

 

拉美地區各類媒體都在不斷發展,其滲透率的排列順序依次是電視、廣播、網絡媒體與報紙?;ヂ摼W用戶有3億人,普及率也超過了40%的全球平均水平,而且網絡用戶特別是移動網民還在快速增長。依照媒體發展程度,拉美媒體可以分為3個層級。處于最高層的是巴西、墨西哥和阿根廷;處于中層的是委內瑞拉、智利、哥倫比亞和秘魯等;處于最下層的是玻利維亞、中美洲國家、厄瓜多爾、巴拉圭和烏拉圭等。處于頂層的國家都有實力強大的媒體集團,參與全球的媒介市場競爭。

 

拉美發達國家中的媒介融合正在進行之中。例如,墨西哥《改革報》2000年推出了網絡版,除了提供報紙內容的在線瀏覽、往期報道的搜索,還有視頻節目和其他資訊類信息。目前,旗下的三大網站reforma.com、mural.com和El Norte.com,都已進入點擊量最高、影響力最廣的西語新聞網站之列。同時,《改革報》的所有內容都通過新聞客戶端實時發布。共有10余種新聞資訊類客戶端可供用戶選擇。再如,巴西環球電視網的綜合網站環球網Globo.com是公司新媒體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通過網站,環球電視網將大量經典節目內容搬上互聯網,以供用戶檢索回顧。同時,新節目的內容也實時更新到網站上。目前,環球網已經發展成為葡語世界最大的綜合新聞資訊網站。

從傳媒格局的整體看,非洲還處于廣播時代

在非洲的大部分地區,廣播是最有影響力的主導媒介。報紙和電視的普及率較低,每千人報紙擁有量最高不超過30份,遠低于世界千人90份的平均水平。因經濟和基礎設施建設水平落后,非洲更是互聯網發展的洼地。據統計,截至2014年6月,非洲互聯網用戶數量為1.67億人,網絡滲透率僅為26.5%。不過正因為如此,非洲是互聯網傳播增長最快的地方。埃及和南非是非洲互聯網最發達的國家。2014年,埃及的網絡普及率為35%,但是增長速度為40%/年。南非的網絡使用率也在快速增長。

 

非洲也在進行媒介融合的試驗。例如,阿爾及利亞《圣戰者報》就設有自己的官方網站elmoudjahid.com。除了報紙本身的法文內容,官網還提供阿拉伯語、英語、西班牙語等文本,設有視頻圖片專欄,豐富了報紙的內容。同時,《圣戰者報》擁有自己的臉譜主頁。每天實時推送當天的報道內容。又如埃及的今日消息出版社設有專門的新聞網站:akhbarelyom.com,將旗下的《消息報》《晚報》《最后一點鐘》等報刊內容資源進行整合管理。在網站首頁滾動最新熱點新聞,以圖片、視頻等多媒體為主要呈現方式。南非的《每日太陽報》也擁有自己的網站和移動終端,同時利用社交媒體提高自身影響力。

從媒介融合的進程來看,“世界時間”屬于美國和中國

英國思想家霍布斯曾經想象過,“時間也能像地理一樣有高低程度的不同”。而法國年鑒歷史學家布羅代爾則曾提出過“世界的時間”概念,在他看來,人類文明并非均衡發生在地球的每一個地方,每個時代都有兩三個地區代表那個時代文明的最高水平,每個民族都要謹慎地尋找自己在“世界時間”中的方位。

 

中美兩國的網民占據了世界網民人數的1/3,世界十大互聯網公司也分屬這兩個國家。美國作為媒介融合的高地自不必說。中國盡管網絡普及率剛過了世界平均水平,但由于人口基數大,加之中國文化中的關系特征以及情感消費特點,網絡應用程度相當高。有統計顯示,中國網民的在線時間高于美國網民,而論壇發帖率、微博發帖率、產品評價率等參與程度更是高于美國網民數倍,這也使得中國成為媒介融合的新高地。

二、媒介融合究竟要由誰主導

在解構主義者看來,世界是開放自由的,所以無法總結,也不需要總結,最多只是部分有序,這也被看做是互聯網哲學。世界就是不斷地分化。而在我們看來,分化與綜合結合才是世界的基本特征。從哲學角度講,客觀世界多樣性是分化的基礎,客觀世界的相互聯系、相互依存和轉化又是綜合的基礎。因此,分化和綜合是兩個方面相互統一的過程,是發展的兩個車輪。就社會發展而言,社會正在越來越個體化——個人的財產、尊嚴、情感、品行越來越得到尊重,同時也越來越一體化——人與人之間、群體與群體之間、國家與國家之間聯系越來越密切。

 

媒體的發展直接表現在媒體分化和媒介融合兩個方面

分化就如當今社會不斷涌現新的媒介形式,諸如BBS、MSN、博客、Twitter、微博、手機短信、WhatsApp、微信等等,賦予個體更大的自由。綜合則是指媒體之間,特別是新舊媒體之間從競爭走向競合,我們稱之為“媒介融合”。在當今數字網絡時代,我們說世界是平的,就是要去掉傳統媒體的山頭,過去被忽視的個體借助邊緣媒體崛起;我們說世界是通的,就是要快速、即時地連接一切;我們說世界是即插即用,即用即走的,就是要生態型產品、生態型組織。媒介融合正好與這些特點相適應。

 

盡管媒介融合迅速成為一個世界性的潮流,但是,在世界的新聞信息市場,傳統媒體還是占據著絕大多數的份額,存在于世界的數十萬種報刊、數萬家廣播電視,特別是其中的數百家地區性、數十家世界性的主流媒體,還在把握著世界新聞市場的主干脈絡。盡管網絡新媒體發展迅速,但是在不同國家和地區還是存在著媒體發展程度的不同,融合程度的不同,融合方式的不同,無論“火山爆發”或是“洪流來襲”,都還是要有一個過程的。當然,這個過程比起報紙發展幾百年后才有廣播,廣播發展幾十年后才有電視,還是來得猛烈多了。

就當代世界媒介融合的前沿實踐來看,我們似乎也到了一個反思的時間窗口。媒介融合中各類媒體的前途是什么?新媒體與傳統媒體各自的優勢和問題是什么?媒介融合到底是誰融合誰?媒介融合的最終意義又是什么呢?

 

就各類媒體的前途,有兩種觀點。樂觀的看法認為,盡管有了電影,但是戲劇依然存在,盡管有了電視,但是電影依然存在,因此不能說有了新媒體就一定會消滅傳統媒體;悲觀的看法則認為,舊媒體是不可能存活的,傳播媒介的終端不可逆轉,過去的人們都是從報紙、廣播、電視中獲得信息,但是隨著PC網絡和移動互聯網的崛起,終端必將轉移,因為前三種是疊加的關系,可以共生,而網絡媒體與前三者是“溶合”而非“融合”的關系,所以通吃前三者。其實這里的關鍵是如何理解媒介和媒體的關系,報紙是以文字為主的介質、廣播是以聲音為主的介質,而電視是以畫面為主的介質。文字引人思考,聲音給人激情,畫面給人現場感。這些介質是不可能相互取代的,而媒體則是擁有介質、渠道并制作專業內容的社會組織。組織能否存在,關鍵還是看能否適應社會的需要。報社可以不在,但是文字報道則是永遠需要的,電臺和電視臺也是一樣。

媒介融合時代,更需要 “過濾”和“恢復真相”

對于新舊媒體各自的優劣和媒介融合的主導,也到了一個觀察的時間窗口。一方面,我們看到,網絡媒體依然在自信地前行。2016年5月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顯示,62%的美國成年人通過社交媒體獲取新聞,18%的人會頻繁這樣做。通過臉譜閱讀新聞的美國成年人比率高達44%。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人在社交網站上看到并相信不準確,甚至是完全偽造的信息。人們在反思,十幾億人使用的“臉譜”,通過算法、通過個性推送和新聞議題正在培養不同的“極化群體”,形成信息領域的“再封建化”。新聞打假和增加公共性的管理成了社交媒體的新任務,這實際上是向傳統媒體的價值回歸。

 

另一方面,傳統媒體在來勢洶洶的新媒體面前有些張皇失措。例如,在大選中,美國主流媒體為了捍衛其精英地位所表現出的不專業、不客觀、不公正,而與此同時,正是由于新媒體的弊端暴露,一些媒體轉型初見成效,傳統媒體也開始慢慢恢復自信,在價值回歸中“最壞的時候已經過去”,收費內容在增加,發行量收視率也提升,不是傳統媒體不行,而是個別媒體不行。

這也說明,媒體的世界可以影響現實的世界,但是歸根結底,還是由現實世界所決定的。媒介融合由誰主導,也還是由現實世界中的媒體地位、制度文化和媒體所發揮的作用決定的。

 

美國學者詹姆斯·格雷克在其《信息簡史》中曾經用“巴別(Babel)圖書館”的隱喻來描述未來信息世界的圖景,說明在這個圖書館中信息的繁雜、混亂、信息超載和充滿歧義?,F在這個圖書館是如此龐大,每天產生的信息都遠遠超過了一座美國國家圖書館的儲量,而解決的辦法就是搜索和過濾。無獨有偶,曾經的互聯網樂觀主義者尼葛洛龐帝,在《數字化生存》發表25年后,也開始變得憂心忡忡,認為互聯網正在有可能從“同一個世界,同一個網絡”走向四分五裂的巴爾干化。作為其表征,“后真相(Post-truth)”被《牛津詞典》選為2016年的年度詞匯對我們也很有啟發。這個詞的意思是“客觀事實的陳述,往往不及訴諸情感和煽動信仰更容易影響民意”,“后真相”其實還包括假新聞盛行、信息過載和尋找信息的成本過高。所以我們說,媒介融合的意義不僅僅在于適應數字化時代的技術創新、人才培養、內容改造、介質多元、用戶服務意識和組織結構重塑,更在于堅持和創新適應數字傳播時代的專業主義傳統,解決好“過濾”和“恢復真相”的任務,為創造更為公正公平、公開透明的社會提供有價值的信息。這是傳統媒體和新興媒體在媒介融合時代都需要做的事情。

 

(作者單位:新聞戰線)

新疆福彩25选7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