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藍皮書:上海傳媒發展報告(2017)

近日,上海社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主持編寫的《上海藍皮書:上海傳媒發展報告(2017)》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發行,藍皮書聚焦上海傳媒,探究移動互聯大潮中上海傳媒如何整合資源創新突破,開拓媒體新格局。

 

報告顯示,互聯網技術、應用、形態、產業的穩步發展是2016年中國信息傳播領域的基本態勢。以移動化、社交化、視聽化為特征的移動傳播已經成為新的引擎和增長點,移動新媒體正在塑造新型的社會生活形態,并對信息生產傳播和消費模式產生巨大影響重塑傳媒生態鏈,媒介融合進入新階段。移動APP、融媒體平臺、社交應用、短視頻、網絡直播等成為最具活力的領域?;ヂ摼W+”效應顯著,新媒體的經濟引擎作用更為突出,成為“數字中國”的亮點。網絡規范、網絡治理進入常態化精細化階段,網絡空間更趨清朗有序。主流媒體堅守輿論引導的歷史職責,以新理念新技術引領媒體融合發展,寫就了移動傳播新章。

 

移動互聯重塑傳媒生態鏈,主流媒體引導移動輿論場

上海社會科學院新聞研究所所長、藍皮書主編強熒指出,2016年以來,主流媒體認真貫徹中央關于互聯網時代新聞輿論工作建設的戰略指導方針,從中央到地方、從報紙到電視、從網站到兩微一端,主流媒體以移動傳播為契機,創新新聞產品的形態、表達、敘事,進行了系列化的深度融合改革,呈現了移動傳播時代主流媒體輿論引導的新形態新格局新發展。上海認真落實中央戰略部署,貫徹改革理念和舉措,積極推進傳媒創新發展。上海媒體以新產品新平臺為契機,從產品渠道融合,進入流程、架構、管理、機制全方位的創新和融合,提升移動傳播的“傳播力、引導力、影響力、公信力”。上海報業集團是國內報業集團融合改革的先鋒,形成了以上觀、文匯和新民鄰聲為標志的三大傳統主流媒體的互聯網主陣地,以澎湃、界面為標志的兩大互聯網新媒體。上觀定位于黨報、機關報的話語體系探索轉型。澎湃主打時政新聞,探索紙媒轉型的機制模式,在新聞客戶端領域擁有非常廣泛的影響力。界面的財經和商業報道具有良好口碑。在電視行業,上海文廣集團的改革轉型一直走在國內前列。2016年,文廣集團在電視新聞事業上的改革舉措引人矚目。上海廣播電視臺、上海文化廣播影視集團有限公司成立“融媒體中心”,融媒體新聞產品“看看新聞Knews”上線。以“視頻+創新”模式引領互動,覆蓋東方衛視頻道、東方明珠新媒體IPTV、BesTV網絡電視、手機客戶端等所有平臺,內容集成新聞、直播、報料三大板塊,力圖打通電視新聞的網絡化、移動化、互動化。這次舉措引發廣發關注,是作為上海文廣的新媒體廣播產品,@Radio和阿基米德FM擁有較為廣泛的用戶認可和良好口碑,為廣播的移動傳播轉型提供了較好的模式。

 

2016年以來媒體發展呈現五大主要態勢

(一)移動傳播成為主旋律。隨著4G網絡的全面覆蓋,智能手機進一步普及,移動互聯網覆蓋率與密度不斷增高,網絡產品、應用、服務向各個領域深入滲透,形成了形態豐富、產品多樣、百花齊放的競爭中發展的態勢。移動設備、移動社交、移動娛樂、移動金融、移動醫療、移動出行等成為熱點。媒體領域尤其豐富多彩,在大數據、云計算、智能化等技術推動下,移動APP、融媒體平臺、社交應用、短視頻、網絡直播等成為最具活力的領域。

 

(二)主流媒體引導移動輿論場。2016年,順應互聯網傳播移動化、社交化和視頻化的趨勢,主流媒體積極運用大數據、云計算、VR/AR等新技術,發展移動客戶端、手機網站等新應用新產品,以新技術引領媒體融合發展,呈現新業態新格局。主流媒體以新產品新平臺為契機,從產品渠道融合,進入流程、架構、管理、機制全方位的創新和融合,提升主流媒體影響力、傳播力、引導力,在網絡輿論場建設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三)網絡治理進入常態化精細化。網絡謠言、虛假信息、網絡信息安全、網絡治理的方式與尺度、網絡監管權限等引發廣泛關注。 2016年頒布出臺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對網絡空間主權、網絡運行安全、網絡信息安全等進行了明確的規范和指導,對中國互聯網發展互聯網治理帶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四)“互聯網+”引擎作用更為突出。2016年以來,包括終端、數據接入、互聯網服務、網絡設備等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迅速。從網絡購買到網絡約車,從網絡診療到網絡支付網絡理財,移動互聯的產品和服務幾乎全方位覆蓋。各類新興企業的創新產品圍繞工作、生活、社交全面展開,共享經濟成為快速發展的商業模式。

 

(五)短視頻、網絡直播風靡一時。短視頻、網絡直播快速發展,成為年度標志性熱點,催生了“網紅現象”“網紅經濟”。隨著社交平臺開設視頻分享應用的產生,短視頻迅速發展,“秒拍”、“微視”、“美拍”等用戶數量過億。直播內容不斷拓展,直播平臺迅速增多,視頻直播從小眾用戶擴展至廣泛的普通受眾,直播業成為崛起中的亮點。

 

藍皮書指出,移動傳播不僅是傳媒發展的新引擎,也是社會結構、社會關系變革的重要路徑,對政治、經濟、文化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終端智能化、應用移動化、形態可視化、服務全球化是發展大勢所趨,傳媒當抓住時機,引導移動互聯網時代傳媒新格局。

 

(一)理順技術至上與媒介專業屬性的矛盾

技術催生了媒介的移動化革命,對傳播實踐、傳播理論都提出了新的挑戰和新的問題。大數據時代平臺通過用戶信息分析,進行內容排行、內容推送成為流行的信息生產方式,但諸如AA計算法等推送方式便捷的同時,卻引發關于計算方法、計算倫理、信息把關、信息主導等諸多問題。技術主導的信息分發如何保證其專業性、公共性、引導性?以娛樂、生活、社交為主要內容的新媒體平臺、新媒體產品高歌猛進,專業媒體、深度調查不斷萎縮,正是困境的體現。這一變化,不僅對信息生產產生影響,對新聞傳播業態也是一種考驗和挑戰。如何協調其中矛盾,是全球媒體共同面臨的問題。

 

(二)平衡信息過載與信息篩選治理的矛盾

移動互聯網營造了打破時空界限的全新世界,新信息、新產品、新應用層出不窮,垃圾信息、虛假信息、無用信息也一起泛濫,信息過載趨勢愈加突出。雖然全球網絡規范正在逐步推進深化,但在天量信息面前,精準化地治理是個難題。如何在保障創新、自由的前提下,進行信息篩選、信息治理是個漫長的過程。

 

(三)主流媒體的創新融合任重道遠

移動傳播給主流媒體的融合轉型帶來了新的機遇,但與之伴生的困難也前所未有地復雜多元。媒體的轉型體現了傳播技術、傳播實踐的變遷,體現了新媒體對社會結構社會關系的建構作用。面對新的傳播環境,如何在傳播實踐中體現主流媒體對社會發展的議程設置作用,構建主流輿論場發揮引導作用,需要系統化、長期性的探索創新。

(作者單位:皮書說)

新疆福彩25选7走势图